亚虎国际娱乐

尚仁成:求真务实,厚德载物
发表时间 2017-07-12 17:42 来源 本站原创
  山涧溪流乱石穿,江河九曲道愈宽。   夕阳倚山情未了,天王再托五百年。   这首诗出自清华大学尚仁成教授所著回忆录《三真集》,该书以“真实的回忆、真实的史事、真实的感情”为主旨,真实记载了作者所经历的事情及当时真实的思想感情。“只有真实的才是持久的、永恒的,我们不应该留给后人一个扭曲了的历史。”尚仁成如此说道,同时也身体力行,历经磨难的他,一直坚持艰苦奋斗,兢兢业业,求真务实,用一生行动践行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清华校训。“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如今,古稀之年的尚教授“退而不休”,正如文首诗中所言,“夕阳倚山情未了“,厚德载物,无私奉献,永不停歇。

尚仁成教授在办公室
  尚仁成,教授,博士生导师,1941年3月生。196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原子核物理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1991年提升教授,1994年定为博士生导师,1995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先后担任过清华大学核能研究与设计院探测器研究室主任,物理系核物理教研室主任,物理系副系主任,清华大学校学术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核物理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物理学会教学委员委员,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国家实验室、北京串列加速器国家实验室、北师大低能物理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无机闪烁晶体重点实验室理事,《中国核物理评论》杂志编委。先后从事核物理、高能物理、原子分子物理与高能天体物理的研究。在我国最早在上述领域开展极化物理研究,建成了我国第一台极化电子源。发表论文150余篇。合著教科书一本,专著两本。申请专利一项。曾担任过一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学科评委,担任五年何梁何利奖物理与天文学组科评委。曾任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项目“天体高能辐射的观测与研究”的专家组成员并兼任其中一个一级课题的课题组长。先后负责过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一项国家自然科学重点基金(子课题);获国家七·五攻关重大成果奖、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北京市科技进步三等奖及北京市优秀教学改革成果一等奖各一项。1980-1982年在加拿大作访问学者,做核物理中的极化研究。1992-1993年作为访问科学家在美国参加高能加速器(SSC)国际合作,任GEM(高能探测器)国际合作组执行委员会委员。1980年后,还因工作需要,先后到过十几个国家做短期访问。1999年在中国主持召开原子(e,2e) 散射及极化研究两个国际会议。

尚仁成教授在审校{《自然》百年科学经典}丛书
  历经磨难终不悔   尚仁成出生在四川省资中县一个山区乡镇——兴隆街镇,两岁时父亲病故,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十分艰苦。这种家庭条件,使尚仁成少年时沉默寡言,胆小怕事。虽然在青少年时起饱受欺凌,但正如孟子所言,“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苦难使尚仁成养成了能吃苦耐劳的性格,再加上聪慧好学,他的成绩一直出类拔萃,十分优异的。1953 年小学毕业,参加县城的初中入学考试,以所在考区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四川省资中县第四中学。初中时虽然生活依然艰苦,但班主任老师对学生的关怀无微不至,同学之间团结友爱。良好的学习生活环境使尚仁成逐步变得积极活泼起来。初中阶段不如其他农村来的学生学习那么刻苦,尚仁成比较贪玩,特别和城里的一些孩子在一起玩得较多,但成绩仍然能在班上名列前茅。初中毕业时被免试保送到四川省资中县第一中学读高中。   在那个急剧变化的时代大背景下,尚仁成高中阶段经历了反右斗争、大炼钢铁以及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等一系列政治运动与生产劳动。因为年龄较小,基本没有介入政治纷争。这些活动虽然对学习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尚仁成还是以优异成绩完成了高中阶段的学业。高中毕业后,他被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录取。   大学期间,尚仁成经历了从学习不适应到成为全年级最优秀学生之一的艰难奋斗。虽然有助学金的支持,但因为家乡的灾难,家里无力对尚仁成提供任何补贴,他大学几年生活也十分艰苦。大学期间,尚仁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也担任了班长、政治辅导员等社会工作职务,工作能力得到了一定锻炼和提高,性格也变得更加开朗、活跃。大学快毕业时,尚仁成被教研组动员去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也被录取了。但当时工程物理系的领导贯彻学校的方针,坚持要将最好的学生留校做助教,因此又不让尚仁成读研,改为留校作助教了。与此同时,学校领导又坚持让尚仁成留到校教务处作管理干部。   宅心仁厚,刚正不阿   大学毕业后,尚仁成被安排到北京延庆县参加了近一年的“四清运动”(也叫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担任工作队长,带领一批比他还年轻的学生为主的工作队员,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后来,尚仁成参加了1966 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一两年他是处于非常盲目的“愚忠”状态,随大流,参加了“大串联“,”步行长征“,”支持中央文革的大游行“,”揪军内一小撮“等等运动。虽然尚仁成几个人组成的小组在1966 年10 月就在学校率先写出一张很有影响的大字报,就当时打倒一切干部的路线提出了质疑,并认为应从根本上否定这种做法。但他大家一样那时仍相信中央文革是对的,只是下面执行的人没有掌握好政策。两年后看到全国大批优秀干部和知识分子遭迫害、全面内战、生产大滑坡、生活物资供应极其困难后,他才开始怀疑中央文革的路线有问题,但还是相信最高领导是正确的。1968 年7 月27日工人宣传队进校,全面掌管学校领导,对知识分子实行高压政策后,尚仁成的思想逐渐产生了抵触,也学会了独立思考。对整个文化革命的怀疑日渐加深,逐渐认识到这是由最高领导决策的,带给中华民族的一场空前的大灾难。无论是在四清运动,还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尚仁成都一直坚持着求真务实的处世准则,不受当时狂热风气影响,尽量与人为善,一次次使受到无端迫害的同事们化险为夷。   比如文革中有一次,当时最盛行的是用泡沫塑料板切割后贴在硬纸板上来做毛主席的头像。做头像这件事别看小,可是做了不少大文章,产生了许多惊险故事。有一次在做头像时,有人提出一些修改意见,一位老师说:“就这样盖棺论定了吧。”此话一出,立即就有人将此事汇报到工宣队那里,说是诅咒毛主席“盖棺”。最后那老师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被迫劳动改造扫厕所、扫院子,整整八年。还有一个老师,不愿意当党支部书记,说:“打成反革命我也不当这个支部书记。”也被主管者认定:“我们不让他当支部书记,还要把他打成反革命。”扣上了一个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劳动改造十来年。有一天,尚仁成小组工宣队员突然十分严肃地在全体会上说“其他组有现行反革命,我们身边也有现行反革命跳出来了,希望他能自己来自首,还可得到从宽处理。”到底是怎么回事,尚仁成这个小组长也全然不知。后来一了解才知道,也和做头像有关。头天晚上尚仁成和几个教师、学生在一个实验室里做头像,到夜里很晚了他们才回去休息。第二天上午他们没有去实验室,有另一拨人接着做。第二天下午,尚仁成到那个屋门口去看,已经做好了,就夸奖了一声说:“就出来了呀!”这时他们组的一位老教师正从屋里出来,没有听清楚尚仁成的话,就反问了一句:“出笼了呀?”尚仁成连忙说怎么能这么说呢,因为在那个年代只有说“xx 大毒草出笼了,”才用出笼这两个字,都是贬义的。然而他们俩的对话不知是被谁听见了,汇报到工宣队那里去了。那位老师本来就“出身”不太好,五七年反右斗争好像也有问题。他已经够小心谨慎了,但是,几乎每次运动都要被迫害。这次工宣队又盯上了他,怀疑他是有意那么说的。系里工宣队直接领导的专案办公室已给他立了专案。后来专案组的一个学生来找尚仁成调查,问他:“当时你说‘就出来了呀’,说的声音大还是小?”尚仁成回答说:“说的很小声,他肯定是没有听清楚。”如果他不这么说,那位老师这顶现行反革命帽子也就背定了。找尚仁成调查后不久,专案被撤销了,那位老师躲过了一劫。在那个特殊年代,真是一句话就可以置人于死地。尚仁成想:“在任何情况下做人的基本道德和良心都不能泯灭。”在那种一句话就可以毁人一生的特殊时代,这种刚正不阿,”不作恶“的品质实在难能可贵。   文化革命后期,学校也开始要搞科研了,尚仁成等一批年轻知识分子(包括尚未毕业的青年学生)被从工厂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的现场,抽调回到清华大学核能研究与设计院,参加建造一种新型的增殖反应堆的大会战。那时会战组织还是军事化编制,尚仁成当时28 岁,被指定担任一个排的排长。第二年就将排改为研究室,尚仁成在那里担任了八年的研究室主任。带领40 多位以青年教师与青年工人为主的队伍,几乎从一无所有的一座空楼开始,自己动手、艰苦奋斗,先后研究出当时国内还买不到的两种结型场效应晶体管,后来又研制出锗半导体探测器,主要指标也达到了当时国内最高水平。在此期间,尚仁成还负责组织和参加了直接和反应堆大气排放及其对环境的污染评估的一个大型实验,此实验有300 多人参加,历时一年多。   为学研,足迹遍天下   1980 年尚仁成作为国家第一批公派留学生到加拿大进修,从小山村走出,历经磨难和考验,来到异国他乡“受洋罪“,这种挑战不可谓不大。但尚仁成没有气馁,更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通过不懈奋斗,取得了广受好评的成绩。这次出国使尚仁成在业务上有了很大的提高,通过开始阶段的学习,半年多后,他就能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发表自己的见解,解决了几个疑难问题,受到了那里的教授与研究生的赞扬。这两年多,尚仁成也大大的扩展了眼界,对国家、对世界的认识都有了更进一步的升华。1992-1993年尚仁成又到美国参加高能加速器SSC 的国际合作,担任GEM 大型探测器国际合作组的执行委员。他的工作受到了美国方面有关负责人的高度评价。那时尚仁成几乎为清华大学争取到了一个很大的研究项目。不料,就在任务基本确定的关键时刻,美国国会砍掉了需耗资100 多亿美元的SSC项目。因而,他们可能争取到的研究项目,也就随之消失了。这是尚仁成此生在科研工作中最大的一个遗憾。

1980年初第一次跨出国门
  1986 年到2006 年,尚仁成因合作研究、国际会议以及大型仪器设备引进等需要,还先后10 余次短期出国,到过亚、欧、美、澳等洲的15 个国家。所到的这些国家大多是发达国家,既看到了他们先进、繁荣、环境优美的一面,也看到了一些他们社会的弊病。期间他还访问了正在社会转型中的俄罗斯、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在这些地方,看到了他们正在经受社会转型带来的巨大阵痛。   为物理科研倾情奉献   众所周知,官本位是我国社会封建专制思想遗毒的重要表现,在社会上形成了非常不好的权力崇拜现象,在我国的各项事业中起到了巨大的阻碍和破坏作用。心底善良的尚仁成对此有清醒的认识。1965 年尚仁成大学毕业时本来是分配到学校教务处,还给尚仁成安排了一个教研科副科长的职位。在工宣队进校后,尚仁成不愿意在教务处做管理工作,回到了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做一名教师。当时不愿意做管理,不愿从政,后来一些年也有过多次可从政的机会。比如,清华生物系和物理系两个系的系党委书记、国家安全部科技司司长、北京印刷学院院长等职务,都向尚仁成招过手,他都谢绝了。他认为自己的思想、性格与作风不适合从政,他的一些好友(其中有的人当时还是做领导工作的)也劝他不要走从政的路。当然尚仁成会因此失去诱人的权力、地位乃至较优厚的生活待遇,但不从政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工作、去生活、去做人,尽最大可能的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   虽然没有从政,但尚仁成还是不满足于做一名只管教书(或做研究)的“教书匠”。他总是很关心系里和学校全局的发展,对国家的前途也非常关心。早在1979 年,出国之前,虽然当时还只是几千教师中的一个普通助教,但尚仁成还是“冒昧“地找到当时主持清华大学工作的何东昌副校长家里,向他提出清华要发展理科的建议。何东昌也很支持尚仁成的建议。1982 年尚仁成从国外回来后就积极参加了发展理科、复建物理系的筹备工作。   物理系的复建是分两步走的,先将为全校上基础物理课的原物理教研组组成“物理系一部”,原工物系几个教研组抽出来组成“物理系二部”。尚仁成担任了物理系二部的领导小组成员和党总支委员。   1984 年物理系两部才合并,正式成立物理系。此后,尚仁成先后担任过系科研科长、核物理教研室副主任、主任,1996-1999 年尚仁成担任了三年多物理系副系主任,还担任了5 年的校学术委员会委员。   1986 年尚仁成提升为副教授,1991 年升为正教授。那时从教授到博士生导师还有一个很大的台阶。新申请博士生导师必须要原来系里老博导投票通过才能上报学校进入评审程序。1994 年尚仁成升博士生导师时,也是很戏剧性的。全系共8 位老博导参加投票,只有两个申请博导的候选人,每位老博导只能投一个人的一票。投票结果尚仁成是8 人全票通过。1995 年还获得了国务院特殊津贴(本应1992 年获得此项荣誉,因出国延误了)。尚仁成曾先后6次被评为校先进工作者或校优秀教师,2006 年退休时,物理系又给他颁发了个终身成就奖,以表彰他工作上的突出贡献。   创建清华天文学科   1998 年尚仁成提出了在清华发展天文学科的建议,得到了学校的支持。从国内外引进了多名优秀人才,2001 年成立了“清华大学天体物理中心”。此后尚仁成一直担任该中心常务副主任。   1931年夏建成的国立清华大学气象台,在激烈动荡的岁月里,加之天灾,几乎变为废墟。在尚仁成教授等人的力促下,清华大学于1998年开始筹建天体物理学科,并将濒临毁坏的气象台重建为面目一新的清华天文台。学校十分支持发展天体物理学科。学校的领导在讨论天文台改建时还提出,要让天文台成为清华的‘博雅塔’,为使其显得更加雄伟壮观,在天文圆顶下面、原气象台的基础上增加了一层。在新天文台的可转动的园顶中安装着一台40cm的天文望远镜,用作天文教学,给同学们普及天文知识时使用。另一台80公分的天文望远镜安装在河北兴隆,作为科研观测用。   作为天体物理中心常务副主任的尚仁成教授和中心主任李惕碚院士一起,投入了全部的心血,为中心的发展做了长期不懈的努力。   天体物理中心还承担了国家973计划项目“天体高能辐射的观测与研究”,李惕碚是该项目首席科学家,尚仁成是该项目专家组成员并兼任清华大课题的课题组长。2005年在他们的带领下,天体物理中心和中科院高能所等单位合作圆满地完成了该973 项目,并以优秀成绩通过了国家验收。国防科工委将他们合作完成的“空间硬X射线调制望远镜HXMT”作为我国“十一五”期间自主研制和发放的空间科学项目。这一重大项目,吸引了国际天文界及媒体的关注,Science,Physics today 等杂志,美国CNN新闻等都作了专门报道,英、法、德、意及俄罗斯等国的天文界都表示了要与我们合作研发的愿望。现国家已经作为重大科学工程正式立项。   天体物理中心也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几年来,从这里走出了哈佛、MIT等美国超一流大学的博士生及博士后十几名,走出了“爱因斯坦奖”的获得者,走出了国家重大科研项目的技术骨干……一代代才人辈出,让他们多年的辛苦得到了回报。   不拘一格育人才   虽然在科研工作中取得了成就,尚仁成教授更关心的是人才的培养。早在1979年冬他出国前,他就多方奔走,积极促进和参与了清华大学物理系的复建。   为了给物理学培养优秀的拔尖人才,1998年尚仁成教授等人在清华大学建立和领导了以培养拔尖的基础科学人才为目标的“清华大学基础科学班”,尚仁成担任了五年该项目领导小组组长。   “基科班”十分重视生源质量,主要从三个渠道招生:一是从国际或全国性的数学、物理奥赛中选拔保送生;二是从4个“全国理科实验班”选拔一批学生直接入读“基科班”;三是从当年入校的其他系新生中择优挑选一部分数学、物理成绩拔尖的学生,再通过面试考察这些学生的兴趣、爱好,思维逻辑能力、自学能力以及表达能力等。   “基科班”打破学校之间的门户之见,聘请北京及国内外优秀教授授课,这是“基科班”受学生青睐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教学模式和课程设置上“基科班”实行宽口径人才培养模式,强调同时强化物理和数学训练,培养学生既有数学的高度抽象思维能力,又有现代物理的形象思维和实验技能,同时不忘人文科学思想的熏陶与培养。他们还让学生较早就参加到一些优秀教师的研究课题中去接受科研训练并在实践中学习新的知识。

尚仁成教授在美国参加国际会议
  该项目培养的一批优秀学生已在国内外崭露头角,例如其中已有近10人获美国和国际重要奖,这批学生已在国内外产生了相当的影响。2003年尚仁成获清华大学教书育人奖,2005年以他为首的该教改项目获得北京市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2009年由基础科学班升华出的清华学堂班已成为教育部在十余所高校实行的拔尖人才培养计划的一部分。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美籍华裔科学家杨振宁教授先后多次同“基科班”学生座谈,对他们寄予很大希望。例如他说,21世纪能做出科学创新的地方可能就在物理和数学的交叉点上,中国人在数学、物理方面有巨大潜力,绝不弱于外国人。   厚德载物,爱洒人间   回首人生路,尚仁成收获几条宝贵心得。第一是要奋斗,要自强不息。无论处在什么环境,无论是条件优越还是饱受艰难困苦,都要奋斗,奋斗才有希望。就像既能在肥沃的土壤中生长,也能在贫瘠、干旱的沙漠中生长的植物那样。第二是要善待一切人,包括对自己好或不好的人,特别要善待那些处逆境的或弱势的人。在那个“人整人”的上世纪70 年代更是如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此生并不图报,但至少可以因帮助过人,没有害过人而感到欣慰。第三是要多为别人,为集体,为社会着想。虽然这种话现在很不时髦,但尚仁成还是崇尚一句古训,“不善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善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在这个精致利己主义大行其道的浮躁时代,心怀天下,矢志理想才是难能可贵的品质。   尚仁成于 2006 年10 月已办理退休手续,但因工作需要一直在返聘,并仍担任清华大学天体物理中心常务副主任的工作。直到2015 年8 月底才完全辞去所有工作,算是真正退休了。退休时一些老同事给了尚仁成一些退休告别礼赠,其中一位同事沈淑雯请她的中学老同学、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李量为他退休填了一曲浪淘沙的词,很好地将他的人生精彩地浓缩入一曲词中:   浪淘沙·敬贺尚仁成教授退休   巴蜀孕英贤,水木清源。志冲宇宙问遥天。年去年来谈粒子,尽妙高尖!   手育李桃园,春色欣繁。学仁仰止凌云山。半世路程风带雨,爱洒人间!
亚虎国际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优乐娱乐龙8娱乐网址
优乐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
亚虎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娱乐pt老虎机亚虎国际娱乐官方网站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优乐娱乐龙8娱乐网址